快捷搜索:  as

李林很是鄙视,老子进了许昌都没有敢大肆动工

这要是外人看到,还以为这李林和刘和乃是一队要好的兄弟,情义颇深,其实李林和魏悠心里都明白,现在两方的处境,能够和平相处已经算好的了…………
    一路并没有怎么歇脚,李林的大队便直奔长安而去,不过李林还是光顾了一下自己只在传说中听过的大汉都城,洛阳,但是破败的洛阳城,在李林的眼里,根本不及自己的许昌,北平,乐阳的十分之一二,虽然城墙的规模依旧庞大,但是物是人非,千疮百孔的洛阳城虽然还屹立在那里,但是根本不配在作为一个皇城的存在,李林心中都不进叹道:“怪不得连刘和都没有想着在这洛阳城内大宴群臣,这里实在是太破了!”
 
    洛阳打个尖,车队浩浩荡荡的奔向了函谷关,再西出潼关去长安,一路上,对于这刘和打下来的城池,李林唏嘘不已,这些个城池,就算被刘和打下来了,也要耗费巨大的心血才可以修建好,更别说要恢复往日大汉之规模了,就说这百姓,就已经十不存一二,就凭着李林认为的刘和那本事,怎么可能超过自己啊!
 
    几天后,在李林由于体察刘和治下民情治下,迎接李林队伍,还是一路将李林送到了长安,听闻李林到来,刘和当然准备甚是隆重,并且带领百官出城十里迎接,而这百官之中却少了几个人,嘿嘿,不是别人,正是司马家的兄弟。
 
    “哈哈!元杰!元杰!”李林一出马车,那刘和就好像已经等待的迫不及待一般,飞一般的奔了上来,李林当然也是逢场作戏,看到刘和之后,满脸的欣喜,一下子跳下了马车,刘和与李林二人对面而奔,李林倒是不介意拥抱一下,但是刘和真是不会这个,二人撞到一起,也就互相我这对方的胳膊而已,李林心中大喊着,好基友在一起。
 
    “兄长!”李林假装激动的说了一句,二人深情对视,含情脉脉,一对大汉朝顶级基友油然而生。
 
    刘和缓缓将手放下,退了一步,看了看李林,道:“呵呵,元杰啊,没想到你我都已经这等年岁了!”
 
    李林一听,倒还是跟刘和产生了一点共鸣,自己三十出头,在未来倒是不算什么,但是在已经年近四十的刘和眼里,二人可都已经快老了,李林心中不禁说道:“你小子啥时候死啊!”
 
    李林缓缓一摇头,道:“兄长虽然年长,但是风采卓越,切莫说这般的话啊!”
 
    刘和笑着道:“寡人到时没有元杰这一番的心情啊!”
 
    “寡人!”李林眉头微微一皱,心中默念了一句,这个刘和竟然会自称寡人,这小子,你自称朕得了呗,看来刘和称帝之心以有啊!
 
    李林心头有些惊讶,但是旋即一想,刘和这小子,估计也是已经飘飘然了,不然也不会大肆庆祝之下,自称寡人,估计自己要是现在勃然大怒,恐怕这个刘和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既然是到了刘和的地盘,老子就是来吃你宴席的,管你自称啥呢,就现在这个时代,谁tnn的是皇帝跟我有毛关系,就是千万别碰我就成!
 
    李林面上无事,就好似直接将刘和刚才那两个字越过一般,刘和一扶李林的肩膀,好似是莫大的恩赐一般的笑道:“来!元杰,进城,看看孤这长安城!”
 
    李林点点头,跟刘和座上了同一辆马车,这马车可是比李林在许昌见到的天子座驾还要奢华,刘和当然也是一个贪图享乐之人,这可让李林更加的看扁他了,马车缓缓进了长安城,长安在刘和的高压下,可是进行了近两个月的修缮和整改,刘和为了摆这个排场,可是动用了不小的人力,物力,不过以现在刘和的实力,这点东西还是简单多了。
 
    李林看着眼前的长安城,也是不时惊叹道:“诶……200年的古都长安,果然是一拍王者之气啊!”
 
    李林随口的惊叹,根本就不是说那刘和呢,倒是把刘和听得好事哈屁,大笑道:“哈哈,元杰,不错啊,这长安城,真正是王者之地啊,高祖以此为都,乃是得上天之赐!”
 
    李林斜眼看了看得意洋洋的刘和,心说,你自己就说你得到这长安也是天赐的得了呗,不过这个刘和虽然还是跟以往一般,见到自己都是假惺惺的,笑嘻嘻的,好似跟关系多亲似的,但是这一会见到,这个刘和确实体现出来了跟以往不同的一面,好似第一眼见到了刘和,就已经跟以前不是一个人了,莫非……以前刘和跟自己装假,还是现在的刘和,真的是已经沾染了这洛阳长安的王者之气?靠!扯淡!
 
    刘和直接将李林带到了这长安城内已经修缮完毕的皇宫,不过李林越到城中,也就越不以为然了,因为这长安确实华丽,不过这城内的百姓,热闹的程度,可是连李林之下的各做大城一半都到不了,人口才是根本,你没有人,要这么大的城池干嘛?这关中之地,本来就饱受摧残,现在这个刘和有这刚大肆破土动工,说是要恢复昔日大汉的辉煌形象,其实乃是劳民伤财,看着在一旁滔滔不绝跟自己讲个不停,其实就是一听到吹着牛逼的刘和,李林很是鄙视,老子进了许昌都没有敢大肆动工装修,你倒是好,看你穷的也就剩下钱了!
 
    不一会,刘和带着李林进了自己的赵王宫,看了看宫墙上的赵王宫三个字,还在给李林跟导游一般解说的刘和,忽然叹息一声,李林也是斜眼看了一样那宫殿的牌匾,再看看刘和的表情,轻虐的“哼!”了一声,这小子,是想要换牌子了吧!
 
    进了宫殿,刘和对李林道:“元杰,不如前去某之寝宫休息一番,今夜,寡人亲自给元杰接风洗尘!”
 
    李林当然是是不会,当然从命了,拱手跟随各位大人安札在外,方方你们跟我走吧!”
 
    “诺!”身后的兵马立即应道,刘和回头一看,并没有什么震惊,或是不悦,而是赶紧对李林道:“元杰放心,无论是元杰,还是这二位将军所带人马,都是寡人的客人,咱么也都是自己人嘛,寡人已经派人好好各位兄弟了!”
 
    李林连连摆手道:“不必,不必,照常安排就好,不过我的护卫我还是习惯带在身边!还请兄长担待了!”
 
    刘和已经满脸笑容,道:“无事,无事!寡人也是害怕各位兄弟再次被照顾不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