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杨千叶这种气质高贵姿容出的美女居到好处不惜

 一时间,武士彟也不知是惊是喜,仿佛一脚踩到了云团里,晕晕乎乎飘飘荡荡,半晌才定下神来,惊喜地道:“你……你说什么?”
 
    杨千叶咬了咬唇,红着脸儿瞟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幽幽怨怨地道:“你还要人家再说一遍吗?”
 
    武士彟瞧她娇羞美态,七魂登时离体,化作一只猴子,腾云驾雾,一遛跟斗地翻到九重天上去了:“你……你居然喜欢我?我……我大你好多……”
 
    杨千叶心道:“啊呸!老不羞,大好多?你都大到能给本姑娘当爹了,还敢打我的主意!等我拿到你的兵符令箭,就要你的好看。”
 
    杨千叶心里想着,却是螓首微抬,蛾眉轻敛,露出一副含羞带怯的俏模样:“姐夫哪里老了,只是成熟些罢了。姐夫你胸有城府,腹藏经纶,一表人才,成熟儒雅,哪个女儿
 
家会不喜欢呢?”
 
    武士彟激动不已,恨不得这把小可人儿一把搂在怀里,却又怕唐突了佳人,再者这地方也不合适,这是署理公务的所在,常有人来往的。
 
    “小叶子!武某何德何能,听你这样一说,我,我感到一下子年轻了三十岁!”
 
    杨千叶美目流转,娇滴滴嗔道:“傻!你现在很老吗?要是年轻三十岁,可不成了小孩子?”这一声娇嗔一声“傻”,惹得武士彟的六魄也离体而去,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李鱼撅着屁股站在屏风后面,侧耳听着里边这番对话,一万只草泥马在心头呼啸而过:“这是要上演一出家庭狗血伦理大戏么?怎么老子偏偏碰上这种拆烂污的事儿,我现在
 
是进去呢,还是进去呢?”
 
    李鱼正左右为难,就听李伯皓的声音陡然响起:“咄!何方鼠辈!”
 
    李仲轩旋即大喝:“大胆蟊贼……啊!是小神仙!”
 
    房间里面,武士彟忘情之下,正要握住杨千叶的一双柔荑,一听外面动静,仿佛被炭烫了似的,嗖地一下又缩回了手。
 
    李氏双雄正要杀进签押房救主,陡然发现那鬼鬼祟祟的人是李鱼,拔了一半的剑登时顿住。
 
    李鱼一个箭步掠回到门口,凌空身形一转,面朝门里,一脚门外一脚门里地落下身子,扭头向李伯皓二人招手道:“哈!原来是两位少侠,勿要大惊小怪,小可有事要见大都
 
督。”
 
    武士彟听到李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李鱼刚进门,还没听到他与杨千叶“互诉情衷”的一番话,要不然,一旦泄露出去,后院的葡萄架就要倒啦。
 
    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虽然神经大条一些,可是瞧他方才贴着屏风明明有窥听的举动,心中也是存疑。只不过解围的马上来了,心虚的武士彟为了自证清白,与杨千叶双双迎
 
了出来。
 
    武士彟的目光落在李鱼身上,瞧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心中大定。便爽朗地笑道:“啊!小神仙,你找本督?”
 
    李氏双雄一瞧陪在大都督身边的是他那娇俏可人的小姨子,登时福至心灵,二人马上浑若无事地向李鱼和武士彟招了招手,转身就走。
 
    李伯皓道:“二弟,你怎么看?”
 
    李仲轩道:“内中必有蹊跷!”
 
    李伯皓道:“姐夫戏小姨,天经地义。只是不便为人所知,你我速速离开,此乃英明之举。”
 
    李仲轩道:“着哇!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不疼白不疼,不摸白不摸。你我是外人,装聋作哑就好!”
 
    李鱼跟着武士彟和杨千叶进了签押房,瞟了二人一眼,坦然入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道:“咳!大都督,小可此来,是有一事,请求大都督允准。”
 
    武士彟道:“小神仙有什么事?”
 
    李鱼道:“吉祥姑娘的案子疑点重重,庞妈妈是关键。小可想撬开她的嘴巴,问出她诱骗吉祥姑娘签卖身契的真相!”
 
    武士彟抚着胡须,飞快地瞟了杨千叶一眼,他刚让杨千叶写下弹劾任怨的奏章,此时巴不得任怨麻烦越多越好,李鱼这个请求,正中他的下怀。李鱼看在眼里,却只当二人在
 
眉目传情,心中不由暗骂:“奸夫淫妇!”
 
    武士彟想了一想,爽快地应道:“好,你去牢中向她询问,切记不可用刑。此案敏感,须提防任太守大做文章。”
 
    李鱼欣然起身,拱手道:“多谢大都督,既如此,那小可就不打扰了!”
 
    李鱼向杨千叶微笑一颔首,杨千叶美目一闪,也是颔首还礼。
 
    李鱼举步就往外走,刚刚绕过屏风,便在心中叫道:“老千!她一定是个大老千!原来她不是想卷些细软逃跑,而是想骗张‘长期饭票’,这算盘,打得精啊!”
 
 第094章 心理战术V苏秦口才
 
    第094章 心理战术v苏秦口才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
 
    杨千叶这种气质高贵姿容出的美女,居然是个大老千,而且为了得到好处,居然不惜牺牲相,李鱼打从心眼儿里觉得鄙视!
 
    太不要脸、太不像话了!人怎么可以如此自轻自贱、如此不知自尊?
 
    武士彟有两儿三女,老大都能管你叫姐姐了,你就因为贪图武都督的富贵权柄而不惜相勾引?
 
    人往高处走,这我理解,可你也得挑挑人呐!就说我,年少英俊,一表人才!比富贵比权柄嘛,当然是不如武士彟的,不过……那也只是暂时嘛!
 
    三十年河东转河西,莫欺少年穷!再说了,我都攒了四大箱子细软了。
 
    你看人家吉祥,多么自尊自爱,人比人,气死人呐!
 
    李鱼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杨千叶这个大老千一番,便一头钻进都督府的牢房,去骗庞妈妈了。
 
    都督府是一个衙门,五进的院落,最后一进院落是都督与家眷生活的地方,第四进院落主要是客舍,都属于内宅。
杨千叶这种气质高贵姿容出的美女居然是个大老而且为了得到好处不惜牺牲相李鱼打从心眼儿里觉得鄙视杨千叶这种气质高贵姿容出的美女居然是个大老而且为了得到好处不惜牺牲相李鱼打从心眼儿里觉得鄙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